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xiao-yu2888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一场相思凭谁诉,只为那一句地老天荒的誓言。  

2017-08-04 20:50:5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一场相思凭谁诉,只为那一句地老天荒的誓言。 - 墨韵含香 - 墨韵含香

 
  素商时序,新月如眉。莲行于陌上的女子,听着洞箫声尽笙歌随水,踏着一阕瘦词韵律款款走来,髻间斜坠的金步摇,轻颤着精致的幽怨,在这弯清月下婉约而吟,其声由远而近,跌跌撞撞的步履在浓淡墨痕中生出些许喃喃细语。
  独倚在一抹月色的西窗下,垂眸挥毫的女子,守着零碎的散句,在那如歌红尘里,遥遥的等。倚薄了门槛。于青灯夜雨旁书一纸的墨香,映瘦了所有的诗句时,那一袭青衫,于缱绻的韵脚里打马而过,渐次地落于台案上凝成尺素。从《诗经》至《汉乐府》,从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至“我离君天涯,君隔我海角”。从唐时的风至宋时的韵,从“燕草如碧丝,秦桑低绿枝。当君怀归日,是妄断肠时。”至“今宵酒醒何处?杨柳岸、晓风残月。此去经年,应是良辰好景虚设。便纵有千种风情,更与何人说从”。
  在那隔世的梦里,你我的相遇如是一卷绝版的春秋华章,撰写了一梦千年,从此后,你是我的江湖,我是你的影子。是谁的玉指,在吱吱呀呀的纺车旁,以情为机月如梭,将美景良辰巧织成一方薄薄的鲛绡帕,绣上鸳鸯盟,描上红丝线;插上孔雀翎,写上簪花小楷,怀揣这封锦云书,梦中我乘一匹白马赶赴前朝,穿过驿路的南风,苍苍的蒹葭,踏着雎鸠的关关鸣叫,直奔千里东南,锦书盟誓,相约今生今世白首共老。

 一场相思凭谁诉,只为那一句地老天荒的誓言。 - 墨韵含香 - 墨韵含香

  曾几何时,秋季的那场邂逅,你踏一路桂花伴一曲清歌翩然而至,是谁踏了我的愁絮,动了我的护花铃?成就了我另一个今生的故事。轻轻地凝视你明亮的双眸,读你眉宇间轻锁的忧愁,读你用寂寞装饰的文字。你问我,可否愿意读你生生世世。
  曾几何时,“与君初相识,似是故人归” 你说我是你无意在缘分天空下遇见百媚横生的红颜,我寂寞的长袖,淡淡的忧愁在文字中飞舞,让你有了惊鸿一瞥的慨叹。你浅浅的凝望一笑,便胜过一生的繁花锦簇。你轻轻的一声呼唤,便引出了我一世为你纵情的牵挂。
  曾几何时,你说让我在想你的时候轻轻呼唤,远在天涯的你也会出现。于是每夜每夜我醉倚红楼,听清风的袅袅,听星子的传说,听云月的游离,唤你每一个音节都飘飞如鸢,等你每一段脚步都摇曳成花。想展尽今生所有风情,等你与我共一曲镜花水月的浪漫,从此不诉离伤。
  曾几何时,“熏一缕香,我为你镇纸端砚;沏一壶茶,我为你素手轻展书卷;我为你摘尽华发,相拥成一个童话。”月上西山时,坎坎伐檀而回的是你,陌上采薇而归的是我。闲观花落时,结绳记事的是你,当户而织的是我。坐看云起时,执笔画眉的是你,浣衣煮饭的是我。声声耳语说着:你就是我魂牵梦萦的那一抹红颜。那怦然心动的话语,恍若就是一个永恒。
  曾几何时,只有你听我痴言傻语,只有你看我醉舞长袖,只有你怜我黛眉初颦,也只有你懂我心若纤丝。如今,我一路忆来一路歌,也许,你我终究只是彼此生命的匆匆过客,不会有任何的交集。也许,你我终究只是行走在海峡的两岸,隔岸对峙,却无船可以摆渡。

一场相思凭谁诉,只为那一句地老天荒的誓言。 - 墨韵含香 - 墨韵含香

 曾经的曾经,都已卷卷成忆,再回头已是千年的时光。隔世的故事碎玉满地,闭上眼,便是天涯。而我只能坐在季节的暖处想你。当日初见,而今只是梦寻巫襄。我迷失在梦的一角,已然忘记了某生某世,为你点燃一盏一盏次第而亮的浣花诗灯,于夜夜徘徊在当年的桂花树下低吟。“君当如磐石,妾当如蒲草。蒲草韧如丝,磐石无转移。”风风雨雨,都未曾将蒲草压倒;莺莺燕燕,是否能将磐石动摇?
  红尘倦倦,合成寂寞,风云际会也只抵那一片水墨。空留了痴情的字,徒自迷失在那水墨香染的字里行间中。终于,我知与你,已是生生的纠缠。然,岁月的兰花指,轻轻一个拨弦,便将你我之间那浅浅的尘缘,弹作一曲有始无终的离歌。山叠嶂,水重重。掂一支青柳牵住离人的衣袖,那杯菊花酒依然泛着渐行渐远的余温。驻足回望,浩渺烟波上,谁的身影已远?那唐诗宋词里的蚱蜢小舟,可否载动我一江的离愁?
  聚是一瓢三千水,散是覆水难收。有风吹过,寂寞,便游离在某一阕伤词上,涟漪成三千烟水中的闲愁。望断了几番红尘的流转迂回,最初坚信的约誓,终究不过是那个春日里残缺的柳絮。一年复一年,归期杳杳,千里之外的人,又是否依旧?
  也许,遗忘是一抹待月西厢的身影,珠钗罗裙,徘徊在迷津渡口望眼欲穿,只等来一声长叹,只换来鬓角染青霜,只望到衣带渐宽?红墙翠帷,锁住的是怎样殚精竭虑与翘首期盼。唯借明月相问,是否记得当年青灯古卷旁轻罗小扇徐徐拂,月榭携手遥看碧海青天?而今,劳燕分飞一场寂寞凭谁诉,留我形单影只来收拾这一地残碎的相思。
一场相思凭谁诉,只为那一句地老天荒的誓言。 - 墨韵含香 - 墨韵含香

 
  翻开的书页,已轻轻合上,一双翻遍诗经的手却拂不去眉间的哀伤,那翩若惊鸿的背影,在我心里纠缠了千年。耳畔,那咿呀婉转的昆调秦腔,早已换了《阳关三叠》的曲子,一叠身天涯,二叠诉衷肠,三叠心徘徊。我可以穿越风鬓雾鬟万水千山,却无为飞渡你和我之间相隔的距离。我只能,用一个与你相对视的姿势,在轻云弥漫的词句中,衔着一纸墨香,翼下扇动着无尽的荒凉,在过尽千帆中寻觅你的四季。也许,经年过后,你只是书中捏造的一个名字而已。
   灯半笼夜阑珊。是谁在洛纸上蘸墨走笔?茫茫然,不觉想起想起乐府诗集的《上邪》的呼天为誓来。你可曾知晓,你的决绝或许带走我最后的风华。若干年前,远方的明月,已瘦成一弯思念深藏在长亭深闺中,只为了那一句地老天荒的誓言。若干年后,陌上落花纷纷已成尘,把你飞成了我的天涯海角,零落在记忆深处,不知在你梦中的角落,是否还会记得,那个当年钟爱八月时节桂花飘香的女子?
    而今,梦碎了。碎成千万片残红。莫再唱:山无棱,夏雨雪,天地合;莫再信:蒲草韧如丝,磐石无转移;莫再吟:接长亭,迷远道。堪怨王孙,不记归期早。有人说,女人的一段情就是一世。我知道,今夜的一个转身,我已经在来世。

 一场相思凭谁诉,只为那一句地老天荒的誓言。 - 墨韵含香 - 墨韵含香

文字陌上红颜,制作若水三千

 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