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xiao-yu2888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转 《红楼梦》里几多梦  

2017-04-04 09:57:20|  分类: 图书室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红楼梦》里几多梦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旨   者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 “从来传奇小说,多托于梦。如西厢之草桥惊梦,水浒之英雄恶梦,则一梦而止,全部俱归梦境。还魂(即《牡丹亭》)之因梦而死,死而复生。紫钗(记)彷佛相似,而情迥别。南柯邯郸,功名事业,俱在梦中。各有不同,各有妙处”。这是清代红学家王希廉(护花主人)的一段评梦之说。

    《红楼梦》也说梦,而且比任何书里的梦都多,比任何书里的梦都精彩。《红楼梦》里的梦,主要是爱情姻缘和钱财命案。前者像贾宝玉林黛玉等,后者如王熙凤等。但最多的还是爱情姻缘。大部分梦都是因情而梦,龙吟凤尾总关情。其相思,其爱慕俱在梦中,“各有不同,各有妙处。”精彩纷呈。

    大凡做梦总是“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”。此说虽科学依据不足,但写梦的人(作者)基本上是以此为生活基础的。一百二十回《红楼梦》里写了许许多多的梦。据笔者统计,大大小小一共32梦(前八十回19,后四十回13。其中贾宝玉9)。最长的梦,是第五回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,最短的梦,是第十三回贾宝玉从梦中听见说秦氏死了。《红楼梦》里的梦始于第一回甄士隐梦幻识通灵一梦,终于一百二十回贾雨村急流津觉迷渡口草庵之梦。一梦接一梦,真可谓“痴人说梦”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

 

    甄士隐梦幻识通灵(第一回)。

    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(第五回)。

    贾瑞梦中所得“风月宝鉴”(十二回)。

    秦可卿托梦王熙凤(十三回)。

    贾宝玉梦中听见秦氏死讯(十三回)。

    秦钟弥留之际见鬼判(十六回)。

    万儿母亲梦得万字纹锦疋生万儿(十九回)。

    林小红私情痴梦(二十四回)。

    花袭人梦中作痛(三十回)。

    10 贾宝玉梦见蒋玉菡、金钏(三十四回)。

    11 贾宝玉梦兆绛芸轩(三十六回)。

    12 甄香菱梦里作诗(四十八回)。

    13 贾宝玉梦见甄宝玉,同时甄宝玉梦见贾宝玉(五十六回)。

    14 贾宝玉梦见林黛玉已(回苏州)去(五十七回)。

    15 史湘云醉梦说酒令(六十二回)。

    16 柳湘莲梦见尤三姐(六十六回)。

    17 尤二姐梦妹劝斩妒妇(六十九回)。

    18 王熙凤梦人夺锦疋(七十二回)。

    19 贾宝玉梦见晴雯来作别(七十七回)。

    20 病潇湘痴魂惊恶梦(八十二回)。

    21 贾母梦见贾元春(八十六回)。

    22 妙玉坐禅寂走火入邪魔(八十七回)。

    23 水月庵道婆师父梦魇(八十八回)。

    24 黛玉梦中听见有人叫(宝钗)宝二奶奶(八十九回)。

    25 甄宝玉病中作梦改脾气(九十三回)。

    26 贾宝玉梦至阴司访黛玉(九十八回)。

    2728 王熙凤梦见尤二姐;又见一男一女(百十三回)。

    29 王熙凤历幻返金陵(百十四回)。

    30 贾宝玉复梦神游太虚(百十六回)。

    31 袭人梦见宝玉像个和尚(百二十回)。

    32 贾雨村急流津觉迷渡口草庵之梦(百二十回)。

    说明:

    梦,医学名词。《辞海》解释为,梦是睡眠中出现的一种生理现象。心里学认为,梦是睡眠中,在某一阶段的意识状态下,所产生的一种自发性的心理活动。在这些抽象的解释中,有一个共同点是非常具体的,就是梦是在睡眠中产生的,必须是睡着后脑海里的活动。人未睡眠,在行动中或在站立时的幻觉,不能算是作梦。比如一○一回中,黄昏后凤姐在大观园里见到“贾蓉的先妻秦氏”,和一百十一回中,鸳鸯上吊之际见到“东府小蓉大奶奶。”因此,“凤姐月夜惊幽魂”和“鸳鸯殉主见秦氏”,都不能算作为梦。

    第五十六回,贾宝玉和甄宝玉同时作梦,实际上是一个梦,不能算是两个梦。

    第五十七回,“有时宝玉睡去,必从梦中惊醒,不是哭黛玉已去,便是说有人来接。”作者只作一个梦写,因此也不能算是两个梦。

    这样计算,《红楼梦》里的梦,大大小小一共3 2梦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梦       

 

    甄士隐梦幻识通灵。甄士隐梦见一僧一道,来到青埂峰下,将女娲补

    天未用的一块鲜莹明洁的石头,缩成扇坠一般,那僧托于掌上,并袖了这件奇物,同那道人,到红尘去走一遭(第一回)。

 

    这是《红楼梦》的第一个梦。

    甄士隐是一个虚构人物。甄士隐就是“真事隐去”,和贾雨村就是“假语村言”一样,是相对应的。甄士隐经历了独生女幼时被拐卖,骨肉分离;街巷火灾,殃及已家;无以图存,棲身岳丈檐下……身世坎坷,看破红尘,最后出家。他的结局,与《红楼梦》主人公贾宝玉的结局相同――这就是他第一个登场的缘由。

    他作了一个神话故事的梦:女娲炼石补天,一块未用,弃于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下,年深日久,已俱灵性。一日,一僧一道来至青埂峰下,将此石变成扇坠大小的“通灵宝玉”,并“携到那昌明隆盛之邦,诗礼簪缨之族,花柳繁华之地,温柔富贵之乡,去走一遭。”这块石头,便是贾宝玉落草时銜下的“大如雀卵,灿若明霞,莹润如酥,五色龙纹缠护着”的“通灵宝玉”。这块“无才补天”的石头,尘世历劫十九年的故事,便是一部《红楼梦》。

 

    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。他在太虚幻境里,见到了金陵十二钗正册、副册、又副册。册上载明其结果。(第五回)。

    这是《红楼梦》前一大梦。贾宝玉在侄儿媳妇秦可卿天上人间最豪华的卧室里午睡,梦中随秦氏来到太虚幻境,在“薄命司”里,翻遍了金陵十二钗正册、副册、又副册,见到了她们的画页和判词,又听了《红楼梦》十二支曲子。这些画幅、判词和曲子,寓示了这些人物的命运和结局。是一部《红楼梦》的纲领。

    《红楼梦》第五回,“薄命司”里,明明白白清清楚楚,只有“金陵十二钗正册”、“金陵十二钗副册”、“金陵十二钗又副册”三册(正册十二金钗是:林黛玉、薛宝钗、贾元春、贾探春、史湘云、妙玉、贾迎春、贾惜春、王熙凤、贾巧姐、李纨、秦可卿;副册金釵只写出甄香菱;又副册金钗只写出晴雯、花袭人),不论是从所谓“正面” 看,还是从所谓“背面” 找,再也没有“三副册”“四副册”乃至“第八副册”了。所以说,有的人根据所谓“情榜”“探佚”出“108”金钗,不是曲解《红楼梦》,就是把《红楼梦》当成一串谜来猜了。

 

     贾瑞梦中所得“风月宝鉴”(十二回)。

    贾瑞,又名贾天祥,是贾府远房子弟。父母早亡,由祖父贾代儒教养。是一个没落的纨绔子弟。他好色贪淫,寻思凤姐,“癞哈蟆想吃天鹅肉”,落入凤姐毒设的相思圈套,被整得卧床不起,病入膏肓,“无药不吃,只是白花钱,不见效。”有个跛足道人来化斋,口称专治冤业之症。贾瑞听得,直声叫喊“快请进那位菩萨来救命!”那道士叹道:“你这病非药可医,我有个宝贝与你,你天天看时,此命可保矣。”说毕便取出一柄两面皆可照人的“风月宝鉴”递与他,道:“这物出自太虚幻境空灵殿上,警幻仙子所制,专治邪思妄动之症,有济世保生之功,所以带他到世上来,单与那些聪明俊杰、风雅王孙等照看。千万不可照正面,只照他的背面。”

    所谓“风月宝鉴”者,其一,是《红楼梦》一书的别名之一。甲戌本第一回,在“东鲁孔梅溪则题曰《风月宝鉴》”句上有朱眉,“雪芹旧有《风月宝鉴》之书,其弟棠村序也。”其二,甲戌本“凡例”说,“风月宝鉴是戒妄动风月之情。”贾瑞照它的反面:“只见一个骷髅立在里面,吓得贾瑞连忙掩了,骂道士混帐”――其实这是福,不是祸;再照它的正面:“只见凤姐站在里面,点头儿叫他,贾瑞心中一喜,荡悠悠觉得进了镜子,与凤姐云雨一番”――其实这是祸,而不是福。贾瑞就是不断的在镜子的正面里与凤姐云来雨去,而不知道“风月宝鉴是戒妄动风月之情”的宝镜,所以最终命丧黄泉。

    对这柄“风月宝鉴”,已卯本有两条脂批:一条对“两面皆可照人”,脂批为“此书表里皆有喻也”;另一条对“千万不可照正面”,脂批为“观者记之,不要看这书正面,方是会看。”    前一条,大抵说的是《红楼梦》的艺术表现手法。《红楼梦》的艺术表现手法(即艺术手法和表现手法,也含表达手法即技巧),清代红学家王希廉已有较全面的论说,他认为有多种笔法:“有正笔,有衬笔,有借笔,有明笔,有暗笔,有先伏笔,有照应笔,有着色笔,有淡描笔多种笔法,无所不备。”后一条,主要说的是对《红楼梦》的解读方面,提醒读者,在某些地方不可拘泥于表面。比如说镜子都是照正面的,而风月宝鉴(镜)就正好相反,不能照正面。而并不是要读者,都不要看这书的正面。如果片面理解或错误解读此条脂批的话,那《红楼梦》就成了一长串猜不完猜不透的千古之谜了。更何况脂砚斋、畸笏叟的批语不少是自己的心得,还不乏有自得其乐。他们批书一般没有初稿、改稿、定稿的程序,往往信笔所至,常常出现所谓“漫拟”(错误)。

    遗憾的是,确有一些人把《红楼梦》当作谜来猜:诸如索隐家们猜“红楼梦是揭清之失”等等;考证家们猜“十首怀古诗是隐九个金钗”等等;探佚家们猜“情榜”是“108钗”等等,等等。有些越猜越离奇,有些越猜越荒唐,有的甚至近于胡说。

    《红楼梦》有说不完的话题。看来,有的还要继续猜测下去,有的还要继续胡说下去;当然,更多的是继续探讨下去。

 

    秦可卿托王熙凤。秦氏托梦提醒王熙凤,贾家将乐极生悲,有朝一日,“树倒猢狲散。”不如趁现在富贵,在祖茔附近,多置些祭祀房地产;并将家塾亦设于此。以防将来败落有退路(十三回)。

    秦可卿在《红楼梦》里所占篇幅较少,着墨也不多,时间也很短,十二钗正册也把她排在最末,但她却在读者心中有着极深的印象。她是宁府贾蓉之妻,世袭三品威烈将军贾珍之媳。她生得纤巧苗条,性情和平温柔,既具宝钗的鲜艳妩媚,又兼黛玉的风流裊娜,是宁荣两府第一美人。她既是美的天使,但也是“情”的化身。金陵十二钗正册的末幅画是:“一座高楼,上有一美人悬梁自尽”;对她的判词是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情天情海幻情深,情既相逢必主淫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漫言不肖皆荣出,造衅开端实在宁。

    意思就是说她是一个容易为情所动的女子。贾宝玉和她的关系是在梦中的事,而贾珍和她的关系则是现实中的事。第七回焦大醉骂“爬灰的爬灰”,就是说的贾珍。这也说明这个大家族中的荒淫败德。她死了,贾珍如丧考妣,大办丧事,花银若水,挥金如土。《红楼梦》的五大热闹场面中(十八回元妃省亲、十三回秦可卿出殡、二十九回贾母清虚观打平安醮、五十三回贾府除夕祭宗祠`、一百五回贾府被抄家),秦可卿出殡之豪奢场面,仅次于元妃省亲。

    秦可卿死,报了丧音之后,书中描写:“彼时合家皆知,无不纳闷,都有些伤心。那长一辈的,想她素日孝顺;平辈的,想她素日和睦亲密;下一辈的,想她素日慈爱,以及家中仆从老小,想她素日怜贫惜贱,爱老慈幼之恩,莫不悲号痛哭者”――这一段文字,也令读者惋惜。

    她是在丑事即要败露之时,不得已悬梁自尽的,所以有“无不纳闷”之语。书中只所以没有这样写明,就是因为她给凤姐托梦,要凤姐为贾家做两件重要的后事,令家族“悲切感服。”她提醒王熙凤:月满则亏,水满则溢,赫赫扬扬的家族,已将百年,乐极悲生,总有“树倒猢狲散”的日子。趁今日富贵,一是“将祖茔附近,多置田产,房舍,地亩,以备祭祀供给之费皆出自此处”;二是“将家塾亦设于此。合同族中长幼,大家定了则例,日后按房掌管这一年的地亩钱粮、祭祀、供给之事”;“便是有罪,他物可入官,这祭祀产业连官也不入的;便败落下来,子孙回家读书务农,也有个退步”――就因为秦氏给凤姐有这样重要的提醒,畸笏叟在甲戌本十三回回后批:“‘秦可卿淫丧天香楼’,作者用史笔也。老朽因(秦氏)有魂托梦凤姐贾家后事二件,岂是安荣尊富坐享(之)人能(想)得到处?其事虽未露,其言其意则令人悲切感服,姑赦之。因命芹溪删去。”这就是所谓家丑不可外扬。她的死因,直到一百一回才露出端倪。

    然而荣辱自古周而复始,百年望族也不可永保常驻。王熙凤也不可能按秦氏说的去想去办,“奈运终数尽,不可挽回,”最终逃不了败落的结局。

 

    贾宝玉梦中听见秦氏死讯。贾宝玉“从梦中听见说秦氏死了,连忙翻身爬起来,只觉得心中像戳了一刀似的,不觉哇的一声,直喷出一口血来。袭人慌慌忙忙,上来扶着,问是怎么样的?”宝玉道:“不用忙,不相干,这是急火攻心,血不归经”(十三回)。

    第五回,宝玉由秦氏引道梦游太虚幻境,警幻仙子给他阅册、饮酒、品茗、听曲之后,告醉求卧,警幻便送他至一香闺绣阁,房中“早有一位女子在内,其鲜艳妩媚有似宝钗;风流裊娜则如黛玉”;警幻对他说:“将吾妹一人,乳名兼美,表字可卿者,许配与汝;今夕良辰,即可成婚。”说毕,便秘授以“云雨”之事,推宝玉入房。“那宝玉恍恍惚惚,依警幻所嘱之言,未免有儿女之事,难以尽述。”

    从以上描写来看,宝玉在梦中与秦氏有不可告人的特殊关系。正因为有这种特殊关系,所以梦中听到秦氏死讯,就产生一种特殊的反映:喷出一口血来。

    他们在现实中没有这种关系。从梦中写出这种关系,无非是说“情既相逢必主淫”的伦常罢了。

 

    秦钟弥留之际见鬼判。“那秦钟早已魂魄离身,只剩得一口悠悠余气在胸,正见许多鬼判持牌提索来捉他”(十六回)。

    秦钟是以宝玉少年时的朋友出现在《红楼梦》里的。他和宝玉的气质、性情大抵相同,感情相投,都钟情女孩子。秦钟弥留之际,当鬼判来捉他,他不肯就去,除记卦家中无人掌管家务外,特别记卦智能(水月庵小尼姑,生得鲜妍妩媚,她看上秦钟人物风流,情投意合,在铁槛寺曾与他幽会),因此百般苦求鬼判。无奈这些鬼判都不肯徇私,反叱咤秦钟道:“亏你还是读过书的人!岂不知俗话说的‘阎王叫你三更死,谁敢留人到五更!’我们阴间,上下都是铁面无私的,不比阳间瞻情顾意,有许多关碍处。”

    这段“伤时骂世”的文字,就是借阴骂阳,以古讽今。是对腐败社会的有力批叛。

 

    7 万儿母亲梦得万字纹锦疋生万儿。茗烟(宝玉小。二十四回改为焙茗)说,万儿母亲生万儿时,做了一个梦,梦见得了一匹锦,上面是五色富贵不断头“万”字的花样。所以她的名字叫作“万”儿(十九回)。

    已卯本脂砚斋对此批“又一个梦,只是随手成趣耳”。

    万儿是宁府丫环。茗烟和她偷情被宝玉撞见,并叫她 “还不快跑!”这个夢不“只是随手成趣耳,”它引伸说明贾府,除了两个石头狮子外,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。

 

    林小红私情痴梦。梦见贾芸拾到她的手帕,又伸手来拉她(二十四回)。

    林小红是荣府男仆林之孝之女。原名红玉。因“玉”字犯了宝玉黛玉的名,改成小红。她面容俏丽,聪明伶利。是宝玉房里等级较低的丫环。但她不甘心受比她等级高的丫环如晴雯秋纹等的奚落和排斥,找机会接近宝玉,如给宝玉倒茶之类的事。总是想办法“攀高枝”。一个偶然的机会――凤姐要她传一次话,她口齿伶利,出色的完成了任务,很快就被凤姐赏识,被凤姐要去成了凤姐的丫环。她对宝玉族侄贾芸,一见钟情。先是遗帕惹相思,后是相互交換手帕。进一步加深感情。是一个很有心计的少女。白天彼此交换物件,晚上就做了这样一个私情痴梦。

 

    花袭人梦中作痛。下大雨时。袭人开门被宝玉误踢,睡后梦中作痛。啊呀之声从睡中哼出(三十回)。

    “这袭人有些痴处:伏贾母时,心中眼中,只有一个贾母;今跟了宝玉,心中眼中,又只有一个宝玉”(第三回)。在《红楼梦》众多的一二等丫环中,袭人是一个很驯服的丫环。她对宝玉的忠诚,如同紫鹃对黛玉的忠诚一样。所不同的是,紫鹃身上看不出奴气,而袭人却奴气很重,曾被晴雯含沙射影的讥讽为“哈巴狗”。由于她和宝玉有儿女私情,对宝玉的关心备至受到王夫人的宠信。曾称赞她“袭人那孩子的好处,比我的宝玉強十倍”(三十六回)。因此就有半明半暗之“妾”的身份。又是“出了名的至善至贤之人”(七十七回)。贾赦要娶鸳鸯作妾时,她加入反对的行列,表示对受害者的同情心。金陵十二钗又副册,对她的判词是“堪羡优伶有福,谁知公子无缘”。最终嫁给了蒋玉菡。

 

    10 贾宝玉梦见蒋玉菡、金钏。贾宝玉挨父打后伏在炕上,昏昏默默,只见蒋玉菡进来,诉说忠顺府拿他之事;一时又见金钏儿进来,哭诉为他投井之情(三十四回)。

    第五回对袭人的判词“堪羡优伶有福的优伶,就是指的蒋玉菡。他是忠顺王府戏班里的小旦演员,颇有女人之妩媚。艺名琪官。贾宝玉在冯紫英家中与他相识,一见如故。互以身携贵罕之物相赠:宝玉赠以玉玦扇坠和袭人给的松花汗巾;蒋玉菡回赠北静王所赐的茜香国女国王贡奉的大红汗巾。贾宝玉像对待宠物一样喜欢蒋玉菡。挨打(三十四回)就是因为忠顺王爷争宠蒋玉菡而引起。贾府败落,贾宝玉出家后,蒋玉菡所娶之妻洽是袭人。故判词不爽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堪羡优伶有福,谁知公子无缘。”

    白金钏投井,书中虽文字不多,但它是《红楼梦》的重大情节之一。金钏是王夫人的丫环。曾取笑宝玉,指着自已嘴上的胭脂问他吃不吃。端午节前夕,宝玉到王夫人房里,见金钏给躺卧养神的王夫人捶腿,以为母亲睡着,便从荷包里取出一颗香雪润津丹塞进金钏嘴里,和她说:“我和太太讨你,咱们在一处吧。”金钏道:“你忙什么,金簪儿掉在井里头,有你的只是有你的。”不料王夫人翻身就给金钏一巴掌,恶毒的骂她是“下作小娼妇儿,好好的爷们,都叫你教坏了”(三十回)。并立刻把她撵了出去。金钏忍辱含屈,愤而投井自尽了。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 这是女奴的悲剧命运。是一位很不幸的少女。

 

     11 贾宝玉兆绛芸轩。宝玉午睡,宝钗一人坐在他床沿上,替袭人为宝玉绣“鸳鸯戏莲”的兜肚时,宝玉梦中喊骂:“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得,什么金玉姻缘!我偏说是木石姻缘!”(三十六回)。

    贾宝玉一心所爱的是神仙似的林妹妹;一心所想的是“木石姻缘”。尽管他不相信和尚道士说的“金玉姻缘”,但婚姻是不能由自己作主的。更何况元妃在端午节的赐物中,宝玉和宝钗是一样的(二十八回)。这是对“木石姻缘”至命的威胁。元妃是贾家在皇室的代表人物,其权威当然在贾母之上,贾家谁敢不听!这就铸就了《红楼梦》是一部爱情悲剧。

    也有人说,《红楼梦》是写贾、史、王、薛四大封建家族的没落。这话貌似有理,实际上恐怕没大读懂《红楼梦》。因为读者只关心人物的命运,为人物的命运悲欢而悲欢;并不注重关心家族的盛衰,为家族的盛衰而悲欢。主人公以喜剧结局,它就是喜剧;以悲剧结局,它就是悲剧。《红楼梦》主人公的爱情,都是悲剧结局。所以《红楼梦》是一部爱情悲剧。

 

    12 甄香菱梦里作诗。香菱梦中得了八句,第二天早晨写出来,是一首七律《咏月诗》(四十八回)。

    香菱是金陵十二钗副册文本中仅有的人物。她小名英莲(谐音应怜),甄士隐之女。香菱的命运很辛酸,是“有命无运”的薄命女。她幼小时不幸被拐卖,后又被极为粗鄙的纨绔薛蟠抢去沦为侍妾。她聪慧灵秀,钟爱于学诗,作诗,几近入魔,以致宝钗形容是诗疯子。在大观园里的这段时间,在她不幸的一生中很短暂。最终未能逃出悲惨的结局。前八十回写她“自从两地生孤木,致使香魂返故乡”,拟是死在夏金桂手里;续书把她延后产难而死,同样也是悲剧结局。香菱不幸的一生,是《红楼梦》悲剧的一个缩影。

 

    13 贾宝玉梦见甄宝玉;同时,甄宝玉梦见贾宝玉。甄宝玉与贾宝玉,面貌、情性等完全相同。梦中彼此拉住,亲热。甄亦贾贾亦甄(五十六回)。

    甄宝玉是一纯虚构人物。甄贾两家和甄贾两宝玉,如影随形;甄家乃贾家之影,甄宝玉乃贾宝玉之影。贾家未被籍没之前住在南京,即江南甄(真)府;籍没之后,举家迁往北京,即长安都中贾(假)府。甄贾两家实为一家,甄贾两宝玉实为一人。假作真时真亦假。作者以甄(真)贾(假)的“幛眼法”,实写自已的身世。这就是新红学的开山祖,胡适先生著名的“自叙传”之说。这一经典之说,始自他1921年发表的《红楼梦考证》。将近一个世纪以来,《红楼梦考证》,仍是红学史上一座光辉的里程碑。尽管有不同的所谓“政治见解”,但对这座光辉的里程碑,无有视而不见的。

 

    14 贾宝玉梦见林黛玉已(回苏州)去。“有时宝玉睡去,必从梦中惊醒,不是哭说黛玉已去,便是说有人来接。”(五十七回)。

    这个梦,是白天受到严重惊吓之后产生的。虽然文本中只有上述短短一语,但从被惊吓酿成一场大病的严重程度来看,是一个恶梦。这场大病和大病中的恶梦,都是由紫鹃的一席“顽话”所引起的。

    紫鹃在《红楼梦》中的地位和袭人一样,都是《红搂梦》中的重要人物之一。

    紫鹃原是贾母的丫头。黛玉进府时,只带奶娘王嬷嬷和一个十岁的小丫头雪雁。贾母见雪雁甚小,一团孩气;王嬷嬷又极老,料黛玉不遂心,便将自己身边的丫头紫鹃给了黛玉。从此,紫鹃贴心服侍黛玉,关心黛玉,直到黛玉不幸魂归离恨天。她见证了黛玉平生。

    她诚心的、主动的关心黛玉的婚事,并为此而万分焦虑,她向黛玉说;“替你愁了这几年了,又没个父母兄弟,谁是知痛着热的人?趁早儿,老太太还明白硬朗的时节,做定了大事要紧。”她也知道宝玉深爱黛玉,但她觉得宝玉像个不懂事的孩子,不趁老太太健在时把和黛玉的终身大事“做定。”她一方面想深深的试探宝玉对黛玉的真心,另一方面也是想催促宝玉找贾母“做定”之意。于是便想出了“情辞试宝玉”之举。

    宝玉告诉紫鹃说,老太太每天叫人送一两燕窝给黛玉,“吃上三二年就好了。”紫鹃便趁机道:“在这里吃惯了,明年家去,哪里有闲钱吃这个?”宝玉听了,吃了一惊,忙问:“谁家去?”紫鹃道:“妹妹回苏州去。”宝玉笑道:“你又说白话,苏州虽是原籍,因没了姑母,无人照看,才接了来的,明年回去找谁?可见撒谎了。”紫鹃冷笑道:“你太看小了人!你们贾家独是大族,人口多的,除了你家,别人只得一父一母,房族中真个无人了不成?我们姑娘来时,原是老太太心疼她年小,虽有伯叔,不如亲父母,故此接来住几年。大了该出阁时,自然要送还林家的。终不成林家的女儿在你贾家一世不成?林家虽贫到没饭吃,也是世代书香人家,断不肯将他家的人丢给亲戚,落人耻笑;所以早则明年春天,迟则秋天,这里纵不送去,林家亦必有人来接的了。”

    这位可爱的“忠臣,” 一本正经的杜撰出这篇“顽话”,并编得天衣无缝。宝玉由不信到信以为真。“便如头顶上打了一个焦雷一般。”顿时,“呆病”大发,竟“死了大半个了。”怡红院的丫环婆子们都吓得死去活来,连老太太也惊动了。

    这当然不是什么疑难大病,吃药后就安静了。但在梦中不是看见黛玉已去,就是看见有人来接,所以常常惊醒。

    事后,紫鹃对宝玉道:“不过是哄你顽罢咧,你就认起真来了。”宝玉道:“你说的有情有理,如何是顽话呢?”紫鹃说:“这原是我心里着急,才来试你。”

    紫鹃对黛玉,忠心耿耿,诚朴无私;名为主仆,情同姊妹;如影随形,不离左右。清代红学家涂瀛喻之为“忠臣之事君也。”她是黛玉名符其实的“忠臣。”

    紫鹃身为奴仆,在她身上却看不出一丝半点奴气,不像袭人那样被人讥之为哈巴狗。宝玉被蒙瞒娶宝钗时,王夫人要她去作伴娘,她抗命不遵,始终不离病危的黛玉。就在宝玉和宝钗的洞房花烛之夜,在清清冷冷的潇湘馆,寄人篱下,伶丁孤苦的黛玉,在紫鹃的怀里,凄凉悲伤的魂归了离恨天!

    紫鹃见证了黛玉平生。她陪黛玉在大观园里,度过了许多美好的时光;也陪她流过许多悲伤的眼泪。黛玉之死,她对宝玉有一腔误解的怒怨。她看白了世情,也看透了贾府的虚伪。最后,愤而陪伴惜春为尼。以此作为对尘世的抗议。

 

    15 史湘云醉梦说酒令。湘云酒后,“卧于(大观园)山石僻处一个石磴子上,业经香梦沉酣,四面芍药花飞了一身,满头脸衣襟上皆是红香散乱……又用鲛帕包了一包芍药花瓣枕着。众人看了,又是爱,又是笑。”她口内犹作睡语说酒令:“泉香酒冽……醉扶归……”(六十二回)。

    史湘云出身绣户候门。贾母内侄孙女。身世苍凉,“襁褓之中,父母叹双亡”,由叔父忠靖候史鼎抚养长大,婶母并未视她豪门千金,经常要给家中做针线女工活计,一点都不能作主。颇同林黛玉有孤苦伶仃,寄人篱下的身世之感。但她的性格却迴然不同于林黛玉。她活泼娇憨,开朗豪爽,“英豪阔大宽宏量。”清人评她“有英雄本色,名士风流。”吟诗联句,才情不逊黛钗。凡她置身之处,气氛超常活跃。连睡觉都不安分――“青丝拖于枕畔,白臂撩于床沿,梦态决裂,豪爽可人。”湘云醉梦说酒令,是一幅“美人醉眠芍药茵”,“醉眼芳树下半被落花埋”的美艳图。为一些半酸不酸的人所不看重的清代才女周绮,有一首题《湘云醉眠芍药茵》的诗,可见其美艳图之一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席翻脂粉醉飞觴,酒力难支近夕阳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无限困人聊困睡,不胜红雨覆红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尚非玉骨还宜暖,幸是冰肌未礙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种娇态又娇怯,画工要画费平章。

    然而,湘云的结局凄惨。“刚配了一个才貌双全的女婿,性情又好,偏偏的得了冤孽症候” ――痨病死了。“终究是云散高唐,水涸湘江。”可怜身无所托,终身守寡,更是增加了她悲剧结局的凄凉悲伤。

 

    16 柳湘莲梦见尤三姐。三姐饮剑后湘莲大哭一场,走到一座破庙里,梦见三姐一手捧着鸳鸯剑,一手捧着一卷册子,向湘莲哭道:“妾痴情待君五年,不期君果‘冷心冷面’,妾以死报此痴情……”(六十六回)。

    尤三姐和尤二姐,是尤氏(贾珍妻,继配)的异母妹,为尤老娘的前夫所生,是尤氏继母的两个随娘女。母女三人在贾敬(贾珍之父)丧事期间进入宁府。姐妹三人中,三姐姿色略胜于大姐二姐;但不像大姐那样懦弱,也没有二姐那样温柔;性格风流放荡。贾珍兄弟曾把她当成玩物、插瓶;她也曾毫不顾忌的辱骂、奚落他们兄弟,以牙还牙。在五年前的一次观戏后,她暗恋上风流跌宕,又像侠士一样的柳湘莲。并非他不嫁。经贾琏的撮合,柳湘莲将家传鸳鸯宝剑,赠与三姐作为定情信物。宝剑乃武器、凶器,用它作为定情信物,且不说希奇古怪,恐怕也凶多吉少。终因柳湘莲怀疑她的名节,说贾府除了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外,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。和贾琏提出,要悔约收回宝剑。贾琏正色道:“这话你说错了。定者,定也。原怕反悔,所以为定。”――这是一部《红楼梦》贾琏唯有的正人君子之言。他两的争执洽被三姐听到。三姐性情刚烈如火,就在还剑的瞬间,拔剑自刎――可怜桃花揉碎,玉山倾倒!以生命来证明自已清白无辜。

    柳湘莲从梦中醒来后,后悔不已,掣出那股雄锋宝剑来,将万根烦恼丝一挥而净,随一个道士出家去了。

    红楼二尤,都以悲剧结局,是一对很不幸的姐妹。

 

    17 尤二姐梦妹劝斩妒妇。二姐梦见三姐拿着剑,劝以此剑斩了那妒妇(王熙凤)一同归至幻境。二姐不敢,三姐长叹而去(六十九回)。

    王熙凤是《红楼梦》里的重要人物之一,也是读者最难忘的人物,更是红学史上不少评论的人物。她出身金陵世家。王夫人的内侄女。本是宁府贾赦之子贾琏之妻,但荣府贾政夫妇却把家务总管交与贾琏夫妻。王熙凤年纪轻轻,就有惊人的办事能力。治理贾府,井井有条,赏罚分明,令行禁止。是一位精明干练的当家人,贾府的实际掌权者。她对贾府的治理,显出了她不凡的管理才能,上悦下服;这是她性格重要一面。然而她性格的另一面,却洽洽相反。她贪婪钱财,不择手段;心狠手辣,行恶不信报应;毒设相思局,使贾瑞命入黄泉;弄权铁槛寺,使一对情侣无辜自尽;妒悍施计,使尤二姐吞金自逝;调包移花,使林黛玉魂归离恨天。脂砚斋借用史上评曹阿瞒的话,评她是“乱世之奸雄”(甲戌本十六回);嘉庆年间,又有较为公允的评论她是“治世之能臣,乱世之奸雄。”二百多年来,对她的评论(或专著)颇多,除了一些极为偏颇的以外,大都无出其右。不过,这位美貌的“粉脂队里的英雄”,也有人性最初――善――的一面,即她能恤老怜贫,扶困济弱。刘姥姥进贾府打抽风,几次都是满载而归。读者对她,如同对曹孟德一样,是无仇而不大恨。“采得百花酿成蜜,为谁辛苦为谁甜。”终因“机关算尽,反算了卿卿性命,”逃不出薄命的结局。是另一种悲剧人物。

 

    18 王熙凤梦人夺锦疋。梦见一人说娘娘(不是元妃)打发他来要一百匹锦。凤姐不肯。他就来夺〈七十二回〉。

    元妃省亲,是贾府“烈火烹油,鲜花着锦”的鼎盛时期。此后便江河日下,“外面的架子虽未甚倒,内囊却也尽上来了”,只不过是“百足之虫,死而不僵。”此时王熙凤正害“血山崩”(下身大量出血的中医病名),平日操劳过度所致。这种病也预示她的寿命与日俱减。只是因性格要強,不表露出来。这时的贾府,经济上已是“出的多,进的少”。日常用度,“一时比不得一时,如今说不得先前的例了”,“该使八个的使六个,使四个的使两个”,已显露捉襟见肘,坐吃山空。应付开支,要“千湊万挪”:先是贾琏向鸳鸯借当;次是将“一个金自鸣钟卖了五百六十两银子;”三是“把两个金项圈拿出去,暂且押四百两银子”;“明儿再过一年,便搜到头面衣裳”了。除了府内的开支难以应付外,还加上“外祟”不断。当押了金项圈刚把夏太监(“借”200两)打发走,又有周太监张口“借”一千------这种内外交困的心理压力,致使她做夢被人夺锦。

这个梦,还暗寓了一个重要信息――贾府被抄没的时日已经不远了。

 

    19 贾宝玉梦见晴雯来作别。只见晴雯从外头走来,仍是往日情景,进来向宝玉道:“你们好生过罢,我从此就别过了”!说毕,翻身就走。宝玉忙叫住她,却惊醒了袭人。宝玉哭道“晴雯死了”〈七十七回〉。

    晴雯的的屈死和金钏一样,也是《红楼梦》里的重大情节之一。晴雯自幼孤伶,十岁时被赖大(荣府大总管)买作丫头,受到贾母喜欢,赖家便孝敬给贾母。贾母溺爱宝玉,又把她给了宝玉。在贾府的所有丫环中,数她容貌第一;在所有的丫环中,她的性格最坚强。她是金陵十二钗又副册中列在袭人之前的人物。判词说她“心比天高,身为下贱”。在抄检大观园时,丫头们个个唯命是听,独有睛雯显露其倔強铮骨。只见她“挽着头发,闯进来,豁琅一声,将箱子掀开,两手提着底子,朝地下一倒,将所有之物尽都倒出来”(七十四回)。反抗的动作犹现眼前。她性情爽直,不喜欢袭人那种“瞒神弄鬼”的勾当。虽身为下贱,却没有媚骨,含沙射影的讽刺袭人是“哈巴狗”。“晴雯撕扇”、“睛雯补裘”和“宝钗扑蝶”、“黛玉葬花”、“湘云眠石”、“宝琴立雪”等,同是《红楼梦》中最动人的情节,最美丽的画幅。可王夫人偏看不贯这美丽动人的画幅。她听信王善保家的馋言挑拨,骂她是“猢狸精”,恶狠狠的把她撵出大观园。极为冷酷的,把病中“四五日水米不曾沾牙,如今现打炕上拉下来,蓬头垢面的,两个女人搀架起来去了”;还极不尽情理的命令“把她贴身的衣服撂出去,余者好衣服留下给好丫头们穿。”就这样,这幅美丽动人的画卷,被这位平日喜欢吃斋念佛的王夫人撕得粉碎。晴雯也就成了抄检大观园的屈死鬼。

    晴雯是黛玉的“影子”,她的屈死,预示黛玉吉凶莫测。

    贾宝玉的《芙蓉女儿诔》“岂是红绡帐里,公子情深,始信黄土垄中,女儿命薄”――这一语双关的祭文(“虽诔晴雯,实诔黛玉”――脂砚斋。庚辰本七十九回)。对这位“心比天高,身为下贱”的奴婢的在天之灵,多少有所慰籍。这比南朝宋汝南王为碧玉作悼歌,西晋石崇为绿珠造梓泽,都深切哀痛得多。

    宝玉与晴雯的情感,诔文已明镜般的清楚。可有学者却说,贾宝玉该上床的(晴雯)没上床,不该上床的(袭人)又上了床。《红楼梦》虽有说不完的话题,但这种“上床”之说,未免对晴雯不公。“心比天高”,并不一定就有非分之想,况且她明知宝玉深深爱着黛玉。也“从未私情勾引”过宝玉(七十七回)。致于她在病危之中,对悄悄来看她的宝玉说的“早知如此,我当日------”以及赠贴身小袄、指甲,这都是对被污为“狐狸精”的不白之名的反击,也是一个社会底层的弱者,对上层強者的最后反抗形式。因此,对“上床”之说,我们不必用张爱玲批评辜鸿铭的语言来对待,只能说这种不妥之辞,对冰清玉洁的晴雯是一种不公。

 

     20 病潇湘痴魂惊恶梦。梦见由“继母”作主,把她许给继母的一个亲戚作续弦,黛玉哭向贾母求情留下,贾母不管;又哭着找宝玉,宝玉用刀剖出心来让黛玉瞧,黛玉吓得放声大哭(八十二回)。

    林黛玉痴魂惊恶梦,已是高鹗的后四十回续书。这里先说几句续书。

    曹雪芹没有写完《红楼梦》就“书未成,芹为泪尽而逝”(脂砚斋语)。后四十回是高鹗的续书。早在1921年,胡适在他的《红楼梦考证》里就已考证《红楼梦》的后四十回的续书作者是高鹗。鲁迅在《中国小说史略》中,对续书和对胡适的考证都有肯定(其他学者对续书的肯定,此文均不作繁琐引证)。《红楼梦》这部伟大的文学作品,自1791年程伟元、高鹗活字印刷问世以来,养活了车載斗量的红学家。这些红学家中的一部分,对胡适关于续作者的论证结果产生质疑,并围绕续书及其作者产生学术争论,尽管有时也显得激烈,但都拿不出足以推翻胡适论证结果的依据。到上世纪八、九十年代爭论重又激烈起来,尤其贬续最为极端;乃致把续书的价值贬得只能“附原著以传”;“然与同时或后起的续书相比,则自有其存在之价值,故至今仍能附原著以传”(《红楼梦》前言。人民文学版,一九八二)。

    其实,这种贬续即贬高的言论与历史不符。“同时或后起的续书”很多,诸如《续红楼梦》、《后红楼梦》、《红楼复梦》、《红楼圆梦》等等,但没有哪一部是从八十一回起,为全璧《红楼梦》而续书的。如秦子忱的《续红楼夢》,就是接着九十八回黛玉死后,“只为那金钗无主”写的,生前未成双的金钗,死后都配成了对。也没有哪一位续书作者不是把一百二十回《红楼梦》看作是完整的。这种续红的文化现象,都是希望“团圆”结局。独有高鹗,高节迈俗,“居然打倒了后来无数的团圓《红楼梦》,居然替中国文学保存了一部有悲剧下场的小说!”(胡适《红楼梦考证》),这是历史事实。

    平心而论,高鹗的续书,使《红楼梦》完璧。二百多年来的传播史,二百多年来读者对它的接受史、热爱史,都无可辩驳的证明了续书无可替代的重大功绩。八十回(如庚辰本)再好,任你好话说尽,任你捧上了天,但它仍旧是一个没有写完的半截本子。恕筆者浅簿,还没听说世上有哪一个没写完的半截本子是“伟大”的。续书使红楼完璧,才使《红楼梦》成为一部伟大的文学作品。“两个世纪来,以神奇的艺术魅力,吸引着无数如醉如痴的忠实读者”(《红搂梦》导读。人民文学出版社,2000)的,不是八十回的《石头记》,而是一百二十回的《红楼梦》。这些读者中有普通人群,也有著名学者,如胡适、王国维、梁启超、陈独秀、鲁迅等等。清人得舆,在《京都竹枝词》中,“开谈不说《红楼梦》,读尽诗书是枉然”,这被广为流传的诗句,不是指的八十回的《石头记》,而是对一百二十回的《红楼梦》的推崇和读后感。二百多年来,无数读者为宝黛爱情悲剧,所同情,所感动,甚至为之洒泪的,不是八十回的《石头记》,而是一百二十回的《红楼梦》。这也是历史事实。

    还有,“读者不管这些(争论),要读的还是故事完整的一百二十回的《红楼梦》,而不是八十回的《石头记》,尽管他们之中也很有些人认为后四十回比前八十回差得太远的。反正一百二十回的《红楼梦》己成为一个完整的‘社会存在’,没有人能再把它缺开了。”(舒芜)。这同样也是历史事实,是无可争辩的历史事实。

    还有一件更重要的历史事实就是,说《红楼梦》是一部和莎翁的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相媲美的爱情大悲剧。这“爱情大悲剧”,主要是有了后四十回中“苦绛珠魂归离恨天,病神瑛泪洒相思地”等一系列感人至深,催人泪下的悲剧情节,才有这种论断的。二百多年来,从未有人说过八十回的《石头记》是一部爱情大悲剧。

    一些对续书(包括对喜欢续书的广大读者)有偏见,甚至讥讽读者,谩骂续书的人,应该正视历史,正视广大读者,不要一味的固执已见。

    现在再来说黛玉的这个梦。

    “惊梦”和“绝粒”、“焚稿”、“离魂”等,都是续书的精彩之笔,也可称是经典之作。这些惊天地泣鬼神的情节、场面,为《红楼梦》增光添彩。使《红楼梦》久传不衰。惊梦,就是这精彩情节之一。在贾宝玉的眼中心中的圣人是孔孟;眼中心中的爱人是黛玉;“任凭弱水三千,我只取一瓢饮。”(九十一回)。林黛玉也一样,打从第一眼见到宝玉这位“青年公子” 起,爱神播撒的种籽就深深的藏在心中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年岁的增长,这颗种子渐渐发芽,逐步上长。朝于斯,夕于斯,忍受一种不敢暴露的相思煎熬。想到自已无父无母,孤苦伶丁,寄人蓠下,无人作主。老太太也好像不见动静。自已又无法可想,无计可施。“千愁万绪,堆上心来”,辗转缠绵,“叹了一回气,掉了几点泪,无情无绪,和衣倒下。”这就是所谓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。这场噩梦一开始,就说是原送她进贾府的贾雨村来见她,小丫头道“只怕要与姑娘道喜,南京还有人来接”;接着又见凤姐同邢王二夫人、宝钗、来为她送行并告诉她:父亲升了湖北粮道,娶了一位继母,并由继母作主,把她许给继母的一位亲戚作续絃,并托贾雨村作媒。此时黛玉干急。急求老太太救助,没想到老太太冷淡的说“续絃也好,倒多得一副妆奁。”黛玉仍苦苦哀求,哀情切切的说:“情愿自已做个奴婢过活,自做自吃”,也坚决不回南。在哀求无望之后,她不顾一切,直接去找宝玉,问他“你到底叫我去不去?”宝玉说“你要不去,就在这里住着,你原是许了我的。”似乎绝望中又有了一线希望。宝玉接着说:“你不相信,就瞧瞧我的心!”说着就用小刀往胸上一划,只见鲜血直流。黛玉吓得魂飞魄散,放声大哭。醒来才知是一场噩梦。

    这场噩梦,除看出贾府的世态炎凉,人情冷酷外,更主要的是毫无隐讳的表露了黛玉追求爱情的决心。是对人物最真实最成功的心理描写。是续书的精彩之笔。

 

    21 贾母梦见贾元春。元春给贾母托梦,对贾母说:“是荣华易尽,须要退步抽身”(八十六回)。

    贾元春是贾政和王夫人的长女。在贾府的四颜中,她才高八斗,貌若天仙。是贾府在皇室的代表人物。她在《红楼梦》开篇之前就进宫了。后又封为贵妃。书中对她的描写,主要是十六至十八回省亲的盛大豪华场面;省亲也是贾家“烈火烹油,鲜花着锦”的鼎盛时期。然而好景未长。而立刚过,她就早逝了。她属“薄命司”,也是一个悲剧人物。

    她的突然薨逝,暗寓了贾家的败落。她给贾母托梦时,她和贾母都在病中。贾母自已也知道不久于人世,“合上眼睛便见元妃娘娘。”这位在贾府有着最高权威和享尽荣华富贵的贾母,已经知道荣华易尽,也看到了荣华已尽,继元妃之后不久,就终寿了。这个赫赫揚揚百年望族的贾家,“树倒猢狲散”就是必然要成定局的了。

    这里顺便说一下贾元春的年龄。有一种“枘凿不入”(方枘圆凿,即不配套;或格格不入)的《红楼梦》版本,说贾元春死时“存年四十三岁。”这显然是错误的。其一,八十六回中,元春生于甲申年正月,至本年甲寅年十二月是三十岁,“是年甲寅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,元妃薨日是十二月十九日,已交卯年寅月,存年三十一岁。”存年三十一岁才是正确的。其二,三十三回中说,前年(壬子年)王夫人“已将五十岁”。按此计算,王夫人二十一岁左右生元春;如果元春存年“四十三岁”的话,王夫人岂不只大元春八九岁?这不仅大错,而且错得很荒唐。其三,按照第五回中元春的判词来看。她是二十岁之前进宫的;如果“存年四十三岁”的话,那她三十多岁才进宫。历朝历代,那有选一个半老徐娘作皇妃的呢?岂不笑话。

 

    22 妙玉坐禅寂走火入邪魔。梦见有许多王孙公子要来娶她;又有些媒婆拉扯她上车;又有强盗劫她逼她(八十七回)。

    妙玉,大观园栊翠庵道姑。自称“槛外人”,妙玉是她的法名。其姓名无考。金陵十二钗中惟她和黛玉是姑苏(苏州)人。出身仕宦之家,因病入了空门,带发修行。贾府用“请帖”请进庵,时年十八岁。她“气质美如兰,才华馥比仙。”她的性格有些与众不同:一是高傲孤僻,难以亲近。连林黛玉也被她看作“大俗人”,因她品不出五年前收取梅花上的积雪泡的茶的滋味;二是洁癖怪异,孤芳自赏。刘姥姥从贾母手中接过极珍贵的明代五彩小茶盅,喝了一口,她便命人准备丢掉。因此“过洁世同嫌”;三是胜过贾宝玉厌恶国贼禄蠹厌恶权贵,“视绮罗俗厌”,过于清高;四是虽身居庵堂,打坐禅床,但凡心炽热。说她做恶梦的原因是所谓“走火入邪魔”,这不过是庸医的说法。其引起是白天她接触了唯一喜欢接触的异性贾宝玉。宝玉给她施礼,找她说话,给她领路,又同她一起听林黛玉思情忆旧的弹琴。到了晚上,“想起日间宝玉之言,不觉一阵心跳耳热”,便“神不守舍”,生出梦来。

    凡心炽热,尘缘未断,才是恶梦的真正原因。当然,尼姑也是凡人,凡人都有七情六欲,更何况十八九岁,情窦已开的少女。对她的判词是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欲洁何曾洁,云空未必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可怜金玉质,终陷淖泥中。

    最后她死于盗贼毒手,可怜也是悲剧结局。

 

    23 水月庵道婆师父梦魇。三更以后,道婆师父“亲自起来给他们(小沙弥小道士里头有几个女孩子睡觉没有吹灯)吹灭了,回到炕上,只见有两个人,一男一女,坐在炕上,她赶着问是谁,那里把一根纯子往她脖子上一套,她便叫起人来。众人听见,点上灯火,一齐赶来,已经躺在地下,满口吐白沫子,幸亏救醒了”(八十八回)。

    水月庵(即馒头庵)道婆师父梦魇的事,是平儿讲出来的。她虽没说道婆师父的姓名,但从事实来看,梦魇的道婆是水月庵的老尼姑净虚,她是智能、智善的师父。她擅于“拉篷扯牵的图银子,”是一个不守安分的老尼姑。王熙凤弄权铁槛寺,得银子三千两,断送两条人命,主要就是净虚说合、激发和怂恿凤姐造成的。用纯子套她脖子的一男一女,定是长安守备之子和张金哥。想必也是来向她索命的。看来老尼姑命近黄泉咫尺了。

 

    24 黛玉梦中听见有人叫(宝钗)宝二奶奶。“睡梦之中常听见有人叫(宝钗)宝二奶奶的”(八十九回)。

    黛玉自惊恶梦(八十二回)以后,常常精神恍惚,魂不守舍,“心病”(相思病)日渐沉疴,疑心重重。那日,雪雁从侍书那里听说宝二爷定了亲,“是个什么知府家的,家资也好,人才也好。”这本是一个不实的传言。她又悄悄的告诉紫鹃,“紫鹃听见,吓了一跳,”但不相信。她俩有意背着黛玉交头接耳的悄悄传话,被黛玉有意的窃听到了七八分,但还是不很明白,她知道这样的话,她俩是不会告诉自己的,所以就更加疑心多端。“日间听见的话,都似宝玉娶亲的话;看见怡红院的人,无论上下,也像宝玉娶亲的光景。”一片疑心,竟成杯弓蛇影。所以“睡梦之中,常听见有叫宝二奶奶的。”

 

    25 甄宝玉病中作梦改脾气。“哥儿(甄宝玉)大病了一场,已经死了半日……幸喜后来好了,嘴里说道:走到一座牌楼那里,见了一个姑娘,领他到了一座庙里,见了好些柜子,里头见了好些册子,见了无数女子,说是都变了鬼怪似的……”(九十三回)。

    这个梦是包勇回答老爷(贾政)的问话中讲出来的。

    甄宝玉是贾宝玉的影子(见后文“贾宝玉复梦神游太虚”)。这是贾宝玉复梦神游太虚(百十六回)的提要。奇怪的是,因作一个梦,居然就改了秉性。“他竟改了脾气(性情)”:“为有念书为事,有什么人来引诱他,他也全不动心。”这种所谓改了脾气(性情),以念书为事的说法――如果不含有包勇迎合老爷喜好之意的话,那就是为以后举业作鋪垫,让一个“愚顽怕读文章”的人中举,才不感到奇怪。

 

    26 贾宝玉梦至阴司访黛玉。宝玉听宝钗说林妹妹己死,不禁放声大哭,倒在床上,离魂一梦至阴司寻访黛玉,欲图一见,被石子打回(九十八回)。

    曹雪芹在八十回中,没有直接写出宝黛爱情悲剧,但对宝黛爱情悲剧,有其重要伏线和安排。如第五回中,“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,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”,“一个是水中月,一个是镜中花”;二十八回中,有一个至关重要的情节,即元妃端午节赐物,在对赐予的人中,唯宝玉同宝钗是一样的;三十九回中,刘姥姥说的若玉(庚辰本误为茗)变神的故事,有其深含之寓。若者,如也,像也。若玉即影黛玉;若玉十七岁死,黛玉十七岁亡;七十八回中,“黄土垄中,女儿命薄”的诔文,既诔晴雯,也诔黛玉。还有,贾宝玉参禅悟道,“我是赤条条来去无牵卦”,又几次说要当和尚去------高鹗就是依据曹雪芹的这些伏线和安排,“叫黛玉病死,叫宝玉出家,作一个大悲剧的结束,打破中国小说的团圆迷信。这一点悲剧的眼光,不能不令人佩服”(胡适《红楼梦考证》)。也并非俞平伯先生说的是书都不可续。

    对黛玉离魂,续作者用了強烈对比的艺术手法:一边是洞房花烛,闹热非常;一边是冷冷清清,凄凄凉凉;一边是亲人盈室,笑语欢声;一边是孤苦伶丁,悲伤泪尽------这种把黛玉离魂和宝玉成婚,置于同一时空的強烈对比的描写,增加了強烈的艺术感染力,读来如同身置其境。更有甚者,是写黛玉临终的最后呼叫:“宝玉!宝玉!你好------”说到好字,不作声了,身子渐渐的冷了------永远留给读者含着悲情,魂牵梦绕的,去幽思去想象。黛玉气绝,紫鹃等大哭起来;李纨探春想“她那容貌才情,真是寡二少双,惟有青女素娥可以仿佛一二,”更想“她素日的可疼,今日更加可怜。便也伤心痛哭。”忽又听得远远有音乐之声,飘飘渺渺,若有若无------此时此地,此情此景,“惟有竹梢风动,月影移墙,好不凄凉冷淡!”这种对典型环境的典型描写,和对比手法一样,同样有着強烈的艺术感染效力。这就是二百多年来,深深震撼读者如醉如痴的原由之所在!

    客观的讲,离魂是前八十回中的悲剧情节不能相比肩的。当然,这种说法是一些贬高者及其附和者未必认同的。但只要不戴有色眼镜,不用高倍放大镜找缺点,是不应当反对的。 

    我们崇敬前八十回书,但不迷信它;我们不否认后四十回书存在一些不足,但不贬低它。

    “苦绛珠魂归离恨天,病神瑛泪洒相思地,”是《红楼梦》爱情悲剧的高潮,是完璧《红楼梦》的经典之作,不朽之笔。读者宁愿“探佚”者一厢情愿的努力是徒劳的。因为“一百二十回的《红楼梦》已成为一个完整的社会存在,没有人能再把它切开了。”它在广大读者心中深深扎根,坚如磐石,稳如泰山,不可动摇。退一万步说,即或有一天神奇的出土了“探佚”者梦想的所谓后半部,也未必就是探佚者们所希望的内容。也未必有现在的这样感人。

 

    27、28 王熙凤梦见尤二姐;又见一男一女。梦见尤二姐从房后走来,“必是她来索命。”不一会儿,刚要合眼,又见一个男人,一个女人,走向她的炕前,想必也是要向她索命的(百十三回)。

    王熙凤未按秦氏托梦给贾家留后路。此时的贾府已经败落,“忽喇喇如大厦倾”;大观园里的女儿们也死的死嫁的嫁,出家的要出家,已风流云散;贾母也已终寿,正是“树倒猢狲散”。当时王熙凤正在重病之中,“骨瘦如柴,神情恍惚”,“昏惨惨似灯将尽”,“此时只求速死,心里一想,邪魔悉至。只见尤二姐从房后走来,渐近床前……必是她来索命。”在向尤二姐表示忏悔的呓语,被平儿叫醒。不一会儿,“刚要合眼,又见一个男人一个女人走向炕前,就像要上炕的。”那个男人是长安守备之子,女人是他的未婚妻张金哥。都是来向她索命的。

    这一前一后是两个梦。

    她虽不信报应,但三条人命会折磨她直到死亡。

    幸而她平生还做了一些好事(如怜贫刘姥姥),还有个托孤的人,将自已唯一的女儿巧姐,托付给刘姥姥。巧姐狠心的兄、舅,趁她父亲不在家,暗中相互勾结,要把她卖给外藩作偏房时,被刘姥姥急中生智的庇护,逃过了劫难。金陵十二钗正册中的贾巧姐,后经刘姥姥做媒,嫁到农村,与她的判词完全相符。这也是王熙凤生前作了一件好事对女儿的好报。这就是所谓“福善祸淫”的道理。

    典出《尚书》的所谓“福善祸淫”,是佛、道、儒三家都提倡的“隐恶扬善”思想。“祸福无门,惟人自招;善恶有报,如影随形。”“隐恶扬善”并非不惩恶治恶,而是教化民众不作恶犯恶,即惩恶扬善。亦即俗曰劝人为善者也。福善祸淫,劝人为善,除了一个主义、一种思想、以阶级斗争为纲的那个时代,把它说成“是宣扬因果报应的封建迷信思想”、“是资产阶级的,反动的”以外,历来都是提倡的。续作者宣扬这种思想又何错之有呢!

    上面说到贾巧姐,顺便说一说贾巧姐是否还有姊妹。庚辰本第二十九回有这样一句:“奶子抱着大姐儿带着巧姐儿另在一车。”这句话很清楚的说明巧姐还有个妹妹叫大姐儿。以此,有些过于迷信庚辰本的红学家,便斩钉截铁的说王熙凤有两个女儿。然而错误的终归是错误的。贾琏和王熙凤只有一个女儿,小名大姐儿,因她七月七日生,刘姥姥给起名巧姐(四十二回)。大姐巧姐就是一个人。庚辰本尽管一度被捧上了天,好话说尽,但它毕竞是一个辗转传抄,舛错不少,残缺不全的本子。如果真的巧姐还有个妹妹的话,那正册中岂不成了“金陵十三钗?”

 

    29 王熙凤历幻返金陵。“琏二奶奶的病有些古怪:从三更天起,到四更时候,没有住嘴,说了好些胡话,要船要轿,只说赶到金陵归入什么册子去”(百十四回)。

    这个梦是临死时的梦呓,是她病入膏肓后一连串的恶梦的继续。“因被众冤魂缠绕”,一直不得安眠。这“众冤魂”,就是前面(百十三回)说的三条人命。这三条人命一直向她索命,折磨她直到死亡归入境幻册子。

清人有评王熙凤是“乱世之奸雄,治世之能臣。”这位“粉脂队里的英雄,”也算是一世之雄。可是对她的死,只是借丫环的嘴,用一句俗语结束:“琏二奶奶咽气了。”竟无一句叹辞,足见续作者对人物褒贬分明,功过有度。

 

    30 贾宝玉复梦神游太虚。他在太虚幻境里,恍惚见到(己死的)尤三姐、鸳鸯、元春、晴雯、黛玉、凤姐、可卿、迎春等(百十六回)。

    贾宝玉复梦神游太虚幻境,是《红楼梦》的后一大梦。前一大梦(第五回)是寓示金陵十二钗正册、副册、又副册,即“簿命司”里的这些人物的命运,拉开了悲剧的帷幕。这后一大梦,则是这些人物的归宿(包括贾宝玉最后出家),是悲剧的结束。也就是宣告《红楼梦》这部爱情大悲剧落幕了。

 

    31 袭人见宝玉像个和尚。宝玉走失后,袭人哭伤了心,又听见说“宝玉若不回来,便要打发屋里人都出去,”越发不好了。躺在床上神魂不定,好像宝玉在她面前,恍惚又像个和尚,手里拿着一本册子揭着看,还说道:“你不是我的人,日后自然有人家儿的”(百二十回)。

    对袭人,在“花袭人梦中作痛”(三十回)中已讲过。此处只是补充。

    唯独她和宝玉有儿女私情,又深受王夫人宠信;就凭这两条,她深信自已是宝玉的如夫人,并一辈子跟定了宝玉。为此,就“正、偏”关系,还下意识的打探黛玉,想知道黛玉怎样和偏房相处。没想到黛玉直言说出“不是东风压倒西风,就是西风压倒东风”(只没说“在路线问题上没有调和的余地”),她感到黛玉成了宝二奶奶后不好相处。现在宝钗成为宝二奶奶,所以她死死不愿离开宝玉,不愿离开贾府。虽怀必死之心离开贾府,但其心腸不坏,终未死成。无奈判词是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堪羡优伶有福,谁知公子无缘”。

    她最终嫁了蒋玉菡。

 

    32 贾雨村急流津觉迷渡口草庵之梦(百二十回)。

    这是《红楼梦》的最后一梦。

    甄士隐和贾雨村同在第一回书登场,又同在最后一回书终结;又,《红楼梦》里最先一梦是甄士隐,最后一梦是贾雨村。意思是说,一部《红楼梦》从头到尾,自始至终,都是真事隐去,假语村言。从甄士隐贾雨村开始,又以甄士隐贾雨村结束。

    贾雨村和甄士隐一样,也是一个虚构人物。他名化,表字时飞,号雨村,胡州(“胡诌”)人氏。出身诗书仕宦之家。家道中落后,寄居葫芦庙卖字为生,结识乡绅甄士隐。他吟诗作对,士隐见他“抱负不凡”,慷慨助他白银五十两等,参加明岁大比。他不信“黄道之期”宿命之言,并说:“读书人不在黄道黑道,总以事理为要,”便作速进京,在“春闱”场中蟾宫折桂,为进士出身。但为官不足一年,由于他“外沽清正之名,暗结虎狼之势(即今黑社会组织,恶势力一类),使地方多事,民命不堪,”被革职为民。当游至维揚地方,被巡盐御史林如海(黛玉之父)聘为西席,成为黛玉的家熟先生。一年以后,朝廷起复旧员;正值黛玉母亲去世后无人照管,贾母接外孙女之际,雨村便送黛玉进京,与贾政连了宗。经贾政推荐,补了金陵应天府知府。在审理薛蟠打死人的命案正要发签拿人时,被门子暗中阻止,并给他一张“护官符”(贾、史、王、薛四大家族的谚语口碑)。自此,他官运亨通,从知府升至御史、吏部侍郎、兵部尚书等,可谓青云直上。他的飞黄腾达,主要有赖于贾府。可此人后来却恩将仇报,为长而久之的保住自已的高官厚禄,背后狠踹一脚,致使贾府被抄。可见其人品之低下。

    这次来到急流津觉迷渡口,是他犯了“勒索之案,”第二次革职褫籍为民。在草庵里的梦中,甄士隐与他详说太虚之情。大意是:

    女娲补天未用弃于青埂峰下的那块石头,被一僧一道变成扇坠大小的“通灵宝玉,”携下红尘历劫十九年之后,又被这僧道“把他送还原所”,让他“返本还原,”并请悼红轩中的曹雪芹先生把石头的事迹,将真事隐去,用假语村言,敷衍出一部《红楼梦》,并题一绝作为缘起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满纸荒唐言,一把辛酸泪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都云作者痴,谁解其中味?

    后来,又有四句偈语,作为结束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说到辛酸处,荒唐愈可悲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由来同一梦,休笑世人痴。

 

    (文中所引《红楼梦》原文,为“亚东本”程乙本。吉林文史出版社,一九九五年)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2008年写就 2010年重修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